假墨信一挥手,“走。”

没想到他虽然是个假的,但是一声令下,其它人全都放下了武器,很快就鱼贯的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“墨太太,还不松手吧?好歹为你肚子里的宝宝积点德,你说是不是?”假墨信淡淡的笑道。

喻色一愣,不止是没松手,相反的手里的银针又送进了一点,“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?”

她怀孕的事情很少人知道,但是现在看来,墨信是知道了。

所以,这个假墨信也就知道了。

问完了,她立码又反应了过来,还能有谁告诉墨信呢。

除了洛婉仪没有其它人了。

洛婉仪既然告诉了墨信她和墨靖尧在a国,也能告诉墨信她怀孕的事吧。

所以假墨靖尧知道也不奇怪。

她这一针扎的假墨信直皱眉头,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已莫为,墨太太就不要为难我了。”

喻色这才慢悠悠的拿下了银针,“滚。”

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有宝宝了,她不会放过这人。

假墨信长松了一口气,转身就溜了。

一时间,这房间里只剩下了喻色三人。

直到最后一道影子消失在视野里,喻色再也站不住的瘫软的坐到了地毯上。

刚刚,他们三个人面对对方几十个人,如果她不智取的去拿下假墨信,只怕他们三个现在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太凶险了。

手落在小腹上,就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她还活着,真好。

不过,她手落在小腹上的动作,让陈凡一下子就紧张了,“小色,你没事吧?宝宝没事吧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