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真要购买我的符阁?”男子呆滞的看着蓝小布。

蓝小布指了指他手中的戒指,“如果你愿意卖,戒指就是你的。”

“不行,不行……”男子连忙摇头,“这符阁绝对不能卖……”

“既然不能卖,那就将戒指给我吧,我们换一家问。”蓝小布伸手要拿回戒指。

男子下意识的将戒指往后一收,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,怎么可以还回去?

蓝小布脸色一沉,“怎么?不想出售店铺,也不想将我的东西给我,莫非欺我是外地来的,所以要吃黑?”

男子连忙说道,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这戒指中上亿的仙晶,还有上品仙灵脉,这些东西就足以购买他几个符阁了,可最让他心动的还是那一枚行王仙丹。他卡在大罗金仙圆满十数万年,再下去的话,寿元都要到了,也无法弄到一枚行王仙丹啊。这枚行王仙丹才是他最看重的东西。

蓝小布冷笑的盯着这男子,杀意环绕。

这男子赶紧说道,“这位朋友,符阁我可以卖给你,只是这符阁有一个问题。如果你觉得可以,那就行。”

“说吧,什么问题。”蓝小布说道。

男子说道,“青方仙城的东区执事溪沉水看中了我的符阁,如果不是他最近比较忙,早就强行让我将这符阁卖给他了。”

“你是担心你将符阁卖了后,他会找你麻烦?”蓝小布问道。

男子摇头,“不是,我卖了符阁后立即就远走高飞,我是担心你们。你们是外地来的,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会被人家吃掉。”

这人还算是不错,蓝小布一摆手,“这就不用你担心了,你将符阁卖给我就好了,别的事情我可以自己解决。”

见自己提点到了,蓝小布几人还是坚持要购买符阁,男子也不再继续多话,抓出符阁房契,“如此,那就变更房契。我本名袁双和,你在房契上留下你的名字烙印,符阁就是你的了。”

修士店铺出售,只要双方同意,就可以在房契上留下自己的烙印,根本就无须经过官方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修士的店铺只属于修士自己所有,和官方毫无关系。

房契只是维护一种秩序的东西而已,表明这东西是有主的,强行抢夺的话,那就违反了公认的秩序。

蓝小布没有半点犹豫,就在这房契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。不过名字没有用蓝小布,而是用的乔敖穆。

袁双和见蓝小布印下了自己的烙印,立即说道,“双和符阁以后就是你的了,我要立即远离青方仙域,这符阁中的符箓都是你的。估计最多只有几天时间,那溪沉水就会找到这里来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。”

说完这句话,袁双和也不等蓝小布回答,迅速冲出符阁,转眼消失不见。

“这人还算是不错。”宫允旗嘿嘿一笑。

蓝小布也认同宫允旗的说法,这种情况下还考虑买主的利益,的确算是不错了。

这符阁有三层,底层的符箓蓝小布根本就没有去动,他住在第三层,第二层让给了宫允旗和乔兴。至于符阁的护阵,自然是要全部换掉的。

…….

“叫什么名字,来自哪个仙域?”城门口的护卫连头都懒得抬,重复着同样的话。

站在城门口的是一名身穿褐衣的青年,他一抱拳,语气非常诚恳和客气的说道,“我叫蓝小布,来自五宇仙界。”

蓝小布?城门护卫一顿抬起了头,他心里却是狂喜。前段时间刚刚向寂亭商会举报了一个叫言乘剑的家伙,获得了一大笔报酬。而这个蓝小布一样是寂亭商会要寻找的人,运气啊,运气。

乔敖穆报完自己的名字后,就一直盯着这护卫。上次他易形成言乘剑差点被抓,结果耗了他一枚极为珍贵的遁符。后来他一直想就算言乘剑是被通缉之人,他也不至于一到仙城就被发现,然后被围堵吧?唯一的可能就是城门口有人报信。

此刻在他报出蓝小布这个名字后,护卫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乔敖穆皱眉,该不会这蓝小布也是被通缉的吧。仙界位面有多宽广,他随便报两个名字都是被通缉的,就算是他自己也不相信。

乔敖穆还在想着的时候,神念扫到这护卫偷偷捏碎了一枚符箓。

不好,赶紧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