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玄行道仙城,昇星仙庭王藤及楼脸色难看的坐在座位上,在下方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藤漠,一个是藤嫚儿。

气氛显得很是沉寂,足足过了数分钟时间,藤及楼才缓缓说道,“大漠,你是说那蓝小布请你帮忙照顾一下他的朋友?”

藤漠连忙点头,“是的父王,蓝小布以为摩玄仙庭要培养他们会将他们带走。我就和他说了,不用担心,就算是还留在禁仙司,修炼资源一样会送来的。然后他没有再说什么。”

藤及楼点点头,“你这次做的不错。”

藤漠心里大喜,赶紧施礼后站在了一侧。

藤及楼将目光落在藤嫚儿身上,语气有些冷,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母亲都很疼爱你,你眼里再也没有了别的存在?”

藤嫚儿眼圈一红,赶紧说道,“父王,不是的,我以为那蓝小布是藤漠的家仆,所以……”

藤及楼冷冷说道,“你不是以为,而是在你眼里,只要是为藤家帮忙做事的,都是你藤家的家仆。只要是你藤家的家仆,一切都可以任凭你驱使,生死都掌控在你的手里。”

藤嫚儿嘟着嘴,心里很是不舒服。从小到大,老爹什么时候对她如此严厉了?难道她说错了,那蓝小布不过是一个禁仙司的小仙司而已。禁仙司的大司主都算是藤家的家仆,一个小仙司算什么东西。

昇星仙庭是藤家的,昇星仙庭王也是藤家的人,小小一个小仙司怎么不是家仆了。

藤及楼是什么人,他岂能不明白藤嫚儿的想法,摇了摇头,正想说话的时候,藤嫚儿忽然再次说道,“父王,我曾经在天江仙城见到过一个散修,他叫言乘剑。当初我还邀请他参加城主府的仙果宴会,只是他没有过去。后来我见到蓝小布,我有些怀疑言乘剑是蓝小布易容的。”

藤嫚儿是被蓝小布拒绝后想起了天江仙城的事情,她询问了身边的那名仙尊才知道,言乘剑可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。

寂亭商会被盗,言乘剑的嫌疑程度排在了前三。

藤嫚儿立即就觉得这件事不简单,虽然她肯定,就算言乘剑是蓝小布易容的,也没有资格去偷寂亭商会的宝物,不过她觉得这件事很有价值。老爹对她有意见了,赶紧将这件事说出来。

言乘剑?

藤及楼心里一惊,言乘剑是什么人,现在摩玄仙域大一点的商会都知道。寂亭商会丢失了几件顶级宝物,言乘剑的嫌疑程度排在前三之列,甚至是第一。

听到这个消息,藤及楼陷入了沉思。

如果言乘剑真的是蓝小布易容的,那蓝小布从崤千仙息楼走掉就不奇怪了。一个能从寂亭商会偷走展示宝物的人,能走不出摩玄行道仙城?

“藤漠你走之后是不是还有一名仙王留在崤千仙息楼,等候蓝小布的召唤?”藤及楼再次问道。

藤漠赶紧应道,“是的父王,我有些了解蓝小布的性格,此人表面很和善,似乎什么都好商量的样子,但你要真的将他当成傻瓜,那绝不会有好下场。之前的小仙司曲无恙还有竺家,都以为蓝小布好欺负,结果都成了过去。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,你尽管说。”藤及楼立即说道。

藤漠说道,“柏端家的案子就是蓝小布破去的,就连藤飞洪和那千色藤药园也是蓝小布翻出来的。那蓝小布绝对不简单,我从未将蓝小布当成手下,而是当成一个真正的伙伴去合作。”

藤及楼赞赏的点点头,“不错,你很有长进。我之前最不看好你,没想到你却在几个兄弟之间表现最为出色,很好。你说一下之后的事情。”

藤漠心里大喜,“是,父王。我走了后,蓝仙司分三波见了三十二名仙丹师和交易仙灵草的修士。这三十二人后来都离开了崤千仙息楼,我的人都亲眼所见。”

藤及楼愈发肯定蓝小布不是藏在这三十二人中的一个,就是被这三十二人中的一个带走了。只是崤千仙息楼外面有探生盘,如果蓝小布是被带走的,那如何带走?

藤嫚儿心里却极为不解,藤漠只是请了一个蓝小布炼丹而已,她自己的丹道就不会比蓝小布差,凭什么藤漠就很好了?

藤及楼看向藤嫚儿,“嫚儿,我知道你想什么。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,我昇星仙庭的仙庭王不会是女子,这是其一。其二你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做仙庭王,从今天开始你就断了这个心思,最好是专心炼丹。回到昇星仙庭后,你立即搬出去,寻找自己的洞府。最后我还要告诉你一句,就算那蓝小布是藤漠的家仆,也不是你能呼来喝去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