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小布却沉默下来。

“蓝大哥……”虞婼在被压抑了多年后,又在峡谷底部走了几个月,心情激荡之下说出来了许多东西,心情反而好受了一些。

蓝小布叹了口气,“虞婼妹子……”

“蓝大哥,我们在这里恐怕是再也出不去了,也许将来我们两人会在这里慢慢的死去。你就叫我婼婼吧,这里也没有第三个人。”虞婼忽然说道。

“好。”蓝小布应了一声后说道,“婼婼,那冷依裳的事情是你亲眼看见的吗?”

“不是,不过她自己都承认了,而且很多事情都有铁证。”虞婼说道。

蓝小布呵呵了一声,“婼婼,有的时候就算是自己眼睛看见的都不一定是真的,更何况是听别人传闻的?就如你们姐妹在浣女宫一般,别人也都是听到的传闻,所以对你们深恶痛绝。可你自己知道,这些都是假的,都是那些伪君子们有意宣传出来的。

再如刚才你将我丢在地上,别人看见必定会以为你想要对我动手,或者是准备折磨我。可事实上,是因为我没有对你足够的交心,让你觉得委屈才这样做的。所以,任何事情哪怕是亲眼看见的,也要求证之后再做决定。你痛恨那些冤枉你的人,冷依裳如果也是被人冤枉的呢?所以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”

虞婼听到蓝小布的话,脚步一顿,她忽然有些痛恨自己。她们姐妹就是被人冤枉的,她们深恨那些不明真相的无知者,为何她们自己也要做同样的事情,去讥嘲鄙夷别人呢?

“蓝大哥,谢谢你。”虞婼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过来,她自己就是受害者,却还加入了一群恶徒之中,去吐弃别人。人云亦云,实在太可怕。

…….

经过了一番交心之谈,两人之间的距离无形中拉近了许多。虞婼内心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压抑,一路走下来,也没有了之前的彷徨和无助。无路如何,她在这里还有一个伴。

又是走了大半个月,这天虞婼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声,她看见了一个水潭。

“等等,这水塘边什么草都没有,也许是有毒的。”蓝小布见虞婼冲过去,连忙叫了一声。

事实上蓝小布心里疑惑,生机缺失的地方怎么有水?

虞婼这次却没有听蓝小布的,她转过头露出一个笑容,“蓝大哥,就算是有毒的,我也愿意死在这里。我不想再走了,至少这里有你,还有水。”

她知道也许蓝小布听不懂她的话,不过她懂就可以了。她毫不犹豫的将蓝小布放在水潭边,已经解开衣服要进去清洗一下。不能修炼,没有法术,虞婼早就觉得自己犹如泥坑中挖出来的一般。

蓝小布赶紧偏过头,这一段时间相处,他对虞婼有了一个了解。这是一个被压抑了两世的女人,好不容易还有轮回的一世,却被自己要求来寻找柳离。

如果柳离真是虞婼的好友也就算了,从和虞婼的聊天中,蓝小布知道,虞婼和柳离仅仅是同在浣女宫罢了。两人唯一的联系,就是浣女宫的茜姐要求大家在临死的时候融血将来可以祭血寻找。寻找到的目的很容易猜出来,就是大家联手复仇而已。

从这一点上看,虞婼和柳离还有茜姐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同时陨落的。

也许在这个峡谷深处,虞婼才慢慢的找回自己。蓝小布也有些明白,为什么虞婼在陪他一路过来的时候,都是在修炼中渡过了。

“蓝大哥,你也洗一下吧……”虞婼的声音叫醒了蓝小布。

出现在蓝小布面前的虞婼就好像新生了一般,虽然容貌被毁,可那灿烂的笑容让蓝小布怀疑他们并不是落在了峡谷深处出不去,而是在一个海滩度假来着。

“我就算了吧……”蓝小布手脚全部被摔断,他知道自己要洗的话,肯定要虞婼帮忙。关键他和虞婼毫无关系,让一个毫无关系的女人帮他洗澡是几个意思?

“不行,你身上脏兮兮的,我还要背着你。”虞婼毫不犹豫的说道。

说完虞婼就要解蓝小布的衣服,明显是准备代劳了。

蓝小布想到了骆采思,当初骆采思也这样照顾过他,不过骆采思没有帮他洗过澡。

就在此刻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,“咦,竟然敢在绝生潭洗澡,好大的胆子啊。”

有人?虞婼一惊,赶紧站起,同时戒备的看着声音出现的方位,随即她和蓝小布看见了一名须发皆白的男子慢吞吞的走了过来。

这慢吞吞不是假装的,而是真的慢吞吞。

须发皆白的男子走到两人面前,他的目光反而没有过多的关注刚刚清洗完的虞婼,而是疑惑的看着蓝小布,之后才将目光落在了虞婼身上。

“你们应该是下来不久吧?为什么你安然无恙?”男子后面半句话是问的虞婼。

这人虽然没有仙帝气息波动,神念同样消失不见,不过蓝小布肯定眼前这个须发皆白的男子是一名仙帝。他和仙帝打交道很多了,这完全是一种直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