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这是神通?”柳离呆滞的看着蓝小布,她从未见过一个金丹修士施展出如此可怕的神通。

不要说金丹修士,就算是宗门里面的炼神境修士也施展不出来这种可怕的神通。

蓝小布这才发现远处躺在地上的柳离,柳离嘴角溢血,脸色又变成了惨白色。

蓝小布的目光落在那碎裂的巨斧上,还有被巨斧撕开一道裂痕的刀削巨石,心里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抱歉抱歉,我刚才领悟了一门神通,没想到误伤了你。”蓝小布连忙上前将柳离扶了起来。

柳离还在震撼蓝小布的那一斧,没有在意到蓝小布扶自己的动作。当初她昏迷不醒被蓝小布夹在腋下带走也就算了,醒来了自然不可以。蓝小布没有多想,他是下意识的歉意。

“好厉害的神通。”柳离还在喃喃自语。

蓝小布走到巨斧碎裂的地方,捡起几块巨斧碎片叹了口气,“好不容易得到一柄不错的法宝,竟然在尝试神通的时候砸碎了,真是可惜啊。”

抬手将这些斧片碎渣全部收集起来,蓝小布心里却在想着,将这斧头修复应该不大现实了,他应该去什么地方寻找一件适合自己的攻击法宝?还是斧头吗?斧头用起来不大顺手啊。

“一音阳关断肠声,宫乐起,长戟横斩九万里……”柳离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蓝小布长啸的话,忽然看着蓝小布再次问道,“这应该是你之前那一斧神通的道音吧?”

“应该是吧。”蓝小布随口答道,他的那一斧虽然明悟自《七音》,但是其中的道音全部是他自己的真实感受。

如果再来一次,他会带着自己的巨斧,杀回去,将那些掠夺地球的强盗斩尽杀绝,永远不要让家国支离破碎。

柳离的看着蓝小布的脸色,她感觉这是一个有非常多故事的男子,和他的年龄表现出来的完全有些不符合。

“其实我觉得你的这门神通更适合用长戟,而不是巨斧。”柳离缓缓说道。

蓝小布微微一怔,随即就想到,如果自己手握住长戟,长戟横斩九万里,那是一种多热血的豪迈和强悍的气势。

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

做人亦当如此啊,当有一天他手握长戟,一切牛鬼蛇神都闻风而逃。没有别的,就因为他布爷站在这里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感受到蓝小布的气势,柳离疑惑的问了一句,她仅仅是给出了一个建议而已。

蓝小布缓过神来,想到自己空着手,连法宝都没有还在想着手握长戟,他花开后百花杀的事情,不由的一阵气馁。就算是有长戟,他也不过区区金丹修为罢了。

蓝小布的气势颓废下来,柳离也立即就感受到了,她有些好笑,这人还是一个宗主,真是…….

“没什么,只是想着去哪里混一柄长戟用用,唉……”蓝小布叹了口气,总不能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宝,他就去学习炼器吧?

听说阵道者人人尊敬,他就开始学习阵道。宗门缺少丹药,人家丹师眼睛生在额头上,他心里不忿又去学习炼丹,现在缺少法宝,他再去炼器?这也有些离谱了点。

人这一生的精力还是有限的吧,之前他学习阵道和丹道,那是因为他没有修炼功法。现在有了修炼功法,他还是应该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修炼上来。

柳离说道,“你听说过落戟谷吗?”

蓝小布摇头,他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落戟谷。

柳离继续说道,“落戟谷在元洲最西边的地方,几乎是在元洲最边缘了。听说这里有一柄画戟,这柄画戟不知道插在那里多少年了。甚至在元洲被分出来之后,很多强者没有离开之前,画戟就在那个地方。”

蓝小布疑惑的问道,“按照你的说法,这画戟应该早就被人拿走了吧?岂能等到现在?”

柳离摇头,“没有,听说这个画戟是一件非常好的法宝,而且要认主。很多人想要去拿这柄画戟,最后不是空手而回,就是连回都回不来。加上在元洲,使用画戟做法宝的还真不多,所以画戟一直都存在那里。”

蓝小布更是不解,“能将元洲分出来的那些强者有多厉害?就算是画戟再要认主怕也是被人弄走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