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离说道,“在元洲被分离出来的同时,那一柄画戟也才出现。一些强者根本就不知道,一些知道的也不在意。毕竟对他们来说,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才是道理。等那些强者离开后,画戟也被别的修仙者发现,但曾经有一个人仙强者去拿过那画戟,却并没有拿走。”

“人仙都拿不走?”蓝小布皱眉,他和人仙相差了十万八千里,人仙都拿不走的东西,他能拿走?

“是的,那个地方的确很危险,很多人去了就再也回不来。加上画戟并不是常用法宝,所以后来就没有多少人去了。”柳离说完还拿出一枚玉简递给蓝小布,“这是落戟谷的方位。”

蓝小布接过玉简,疑惑的看着柳离,“这不符合你的气质啊。”

蓝小布给自己定了气质,当然也给柳离定了气质。这个傲娇的女人,可不会主动拿东西给他的。

柳离俏脸微微一红,她在看见蓝小布用巨斧施展长戟神通的时候,心里就突兀有一种冲动,蓝小布应该使用落戟谷的那杆巨戟。这个想法竟然和蓝小布救了她毫无关系,或者是她心里也清楚蓝小布救她是为了让她帮忙挡住桂无手吧。

“不管如何,先谢谢你了。昆墟秘境应该很快就要关闭了,我需要再闭关几天时间。对了,这里的五芝液你可以随便弄,我的已经足够了。”蓝小布说话间,已经将柳离拎到一边的玉桶收进了戒指中。

他救了柳离,又将柳离带到这里来,那更多的是一种心照不宣的交易。至于这些五芝液,他可不会随随便便的给柳离。告诉他落戟谷也不行,他可是救了柳离两次呢。

他闭关是要将所有的储物袋整理一下,看看里面能不能找到一件法宝,他马上出去的时候就要面临桂无手。

“蓝小布,你应该可以布置出来五级阵法吧?或者说你是一个五级阵法大师?”柳离脸色恢复了正常。

蓝小布嘿嘿一笑,“没错,我修炼一般,但的阵道天赋可是第一流的。你也看见了吧,我布置的聚灵阵怎么样?是不是很强?将来你可以来找我帮忙,帮你布置洞府护阵。”

柳离无视了蓝小布的话,而是正色说道,“你出去后面对桂无手毫无机会,而且以桂无手的性格,说不定都已经灭了你的千云仙门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倒是可以介绍你到西昆仑派做一个阵法长老。”

蓝小布脸色难看,他最担心的就是桂无手先去了千云仙门。

想到这里,蓝小布再也没有心情说话,“我好歹也是一个宗门宗主,岂能去别的门派做长老。”

说完这句话,蓝小布再次布置了一个隐匿阵。在隐匿阵中,他将得到的十几个储物袋全部打开了。

一堆堆的灵草、灵石、法宝、丹药……

蓝小布不禁感慨,难怪那么多修士喜欢打劫,这的确是暴富的最佳方式啊。

不要说低级灵草,就算是七级以上的灵草,蓝小布都收集了一大堆,而且还有八级和九级灵草。

昆墟的玉牌为什么值钱?只要看看自己面前堆积如山的宝物就知道了。

这其中甚至有地仙境界强者需要的灵草,可见他在五芝玄涧闭关的时候,那些家伙在昆墟发了多少财。

好在他也还行,及时出去收了将近二十个储物袋回来。

当蓝小布在其中一个储物袋找到一枚暴真丹的时候,立即就是狂喜,随即一拍自己的脑门。

真是笨啊,修为短时间提升不上去,他可以用丹药啊。暴真丹就是这种丹药,暴真丹算是六品灵丹,这种丹药适合金丹修士吞服。一旦吞服了这种丹药,只要承受住灵力暴涨,短时间内实力可以狂升到化丹境。

当然一般人吞了暴真丹后,实力只是接近化丹境,而不是真的有化丹境的实力。蓝小布却不同,蓝小布的神念远超化丹境,他吞下暴真丹后,实力那是实打实的化丹修士。

暴真丹唯一的缺点就是使用一次要折寿二十年,对蓝小布来说一样不是问题,他身上寿元果多的是。这枚丹药是好东西,凭空让他对付桂无手的本钱又多了一点点。

蓝小布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整理好,送入自己的戒指中,然后拿出一部分低级东西放在腰间的储物袋中,最后留下的是一柄长枪。

这柄长枪是一件中品灵器,对蓝小布来说,在没有得到那画戟之前,先用这长枪了。

将长枪炼化,蓝小布走出来的时候,柳离已经开始收集一些灵髓晶。

“我们走吧,东西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,现在出去也许还来得及再弄点灵草用用。”短时间内修为无法提升,阵道已到了五级阵法大师行列,更是炼制了滞神香,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,如果这样还干不掉桂无手,只能说他命该如此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