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时越体力非但没有受到限制,反而极好。

沈初曼腰酸背痛的趴在他身上,“你是想弄死我,换个小妖精嘛?”

陈时越游刃有余的亲了亲她的额头,“暂时不想换,就你一个小妖精就够了!”

拿到解药之后,这件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至于后续,那就得等到云来寺的方丈来了再说。

而许邵也因为把自己的秘密,说出去后整个人都得到了解放。

这五年来他每日每夜都在噩梦不断的循环,和上一辈子有关的事情,一直将自己给困在那一段梦境当中,渐渐的走出来之后,也算是能够坦然的面对了。

可每当看见仇人的时候眼里面的波涛汹涌还是有些难以掩盖住。

不过,如今的情况可比从前好多,尤其是与沈初曼把自己的秘密合盘说出来之后,心里面踏实了不少。

当初见到沈初曼和七皇子的事情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猜想对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重生了要,不然的话为何会发生那么巨大的改变。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才发现自己错了,并非是所谓的重生,因为很多事情她都不记得了。

“公子!”就在许邵正打算好好的将自己接下来的事情写在书信上的时候,外头传来了一阵声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